为常

随笔

*八月七号下午写的随笔(现在才发出来)
  几棵树零星的立在那里。那里是块高地。我看不见地上的小草,却能隔着树叶的掩绕,望见油画般的天空。今天的天空罕见的有着两种颜色,蓝和白并不是模糊在一起的,而是层次分明的。但是颜色间的边线却是混杂的,树木的顶端是白色的,因为那里有着有着奶白的颜色映衬。树木的主干却是晦暗的,蓝色明明是清新的颜色,却不知为何让树木主干变得昏暗无比,也许因为光线的原因,树叶都变成了黑色,就像打翻了墨水一般。黑是黑,蓝是蓝,无端的生出一种诡异。然后天空又成了白色,在树根部那里的树叶是一种灰灰的暗色,说不清是什么颜色,只得这般形容。背景是白色的,这两种颜色却奇妙的有些融合,让人实属有些摸不着头脑。天高任鸟飞,因为失败考级而沮丧伤心的心情也似乎在这莫名风景的影响下明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