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常

[冰秋]念之

*第一次写文
*不喜轻喷
*我取的什么沙雕题目,写的什么沙雕文

  清风拂过,吹的竹叶沙沙作响,吹的两人衣袂翻飞。洛冰河紧紧的抱住沈清秋,像是要把他深深圈入自己的骨髓里,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有什么湿润的东西顺着沈清秋的脖子消失不见……

  一:漫无边际的冷,一丝一丝的缠绕着洛冰河,他如坠冰窖,眼前浮现一抹温柔的青影,他一挥手,想抓住它,却只是牢牢地抓住一片虚无。

  时间回到以前,清静峰上景物如从前一样,只是人却生出了几许不同,比如,沈清秋那满头的青丝悄然成了白发

  人来人往的小街上,洛冰河被甜腻的糖塞了一个满怀,他呆愣住,只能从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沈清秋瞧见他这副模样不禁笑了起来,问到:“好吃吗”洛冰河却是抓住了那只瓷白如玉的手,眉眼弯弯的说到:“师尊给的我都喜欢”。沈清秋老脸一红,慌张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心想:这孩子怎么又这样[( ̄y▽ ̄)~*捂嘴偷笑]

  二:沈清秋曾经无意间说漏过,自己喜欢洛冰河的笑。洛冰河眉眼弯弯,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时,是沈清秋最喜欢的模样。

  自此,洛冰河对着沈清秋总是笑着。他其实也是喜欢沈清秋笑的。他忆起以前在清静峰的时候,少年时的他小心翼翼藏起自己的小心思,装作自己是不小心撞入沈清秋的怀里。他喜欢沈清秋的怀抱,一直温暖柔和,带着一股好闻的气息,就像是雨后竹林间悄然流露出的青色气味。但他更喜欢沈清秋的笑容,每当与他撞个满怀时,他总会摸着他的头,对着他无奈却又宠溺的笑。阳光正好,微风抚过沈清秋如玉的脸庞,他的唇角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如春风一般让他沐浴在这令人迷醉的瞬间里。即使那只有一瞬,也足够令洛冰河感到心碎

——我是刀的分割线——(๑•॒̀ ູ॒•́๑)啦啦啦

三:清静峰的后山有一处观景的好去处。那里的落日最为壮丽,犹道是:青空围出酿胭脂

此刻恰逢夕阳西下,落日将青空渲染为温柔的霞色,大片大片的火烧云不急不缓的漫步在天际上。此时,洛冰河专注着眼前美景,沈清秋却有些不甚在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轻飘虚缈,他轻轻的靠在洛冰河的肩上,微弱的说到:“冰河,师尊真的好喜欢你”。语气也是轻飘的,似乎只是空气中的一缕气息。洛冰河却似乎明了了什么,骤然握紧了沈清秋的手,他颤抖的说:“我也好喜欢师尊”。沈清秋勉强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断续断续的说着:“冰河…我…爱你,你要好…”。话语终究是断裂了,洛冰河茫然的瞪大了眼睛,感觉肩上的重量一瞬间变得虚无,他知道,自己心上的全部,最终还是散了。他不敢望向他的师尊,他怕看见怀中人紧闭的眉眼,他只能将怀里的人圈的更紧。

四周似乎都寂静下来,他最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只余残晖倒映在他湿润的眼中……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四:洛冰河觉得他早因知道,他的师尊年少时根骨受损,修炼至金丹已是不易,他为何还要奢望了。只是,一切都没有征兆。

洛冰河曾经幻想过,他那似水的师尊配上桃花会是一幅怎样的奇画。他每每勾勒这幅场景时都不敢也不能画出自己师尊的如画眉目。于是,他真的种上了一片桃花,期望在它成为一片灼灼桃林时,为自己师尊的眉眼再添一笔新辉,他想让自己的师尊开心。可是他的师尊再也不能等到桃花了。

五:在他师尊逝后,他遇见过很多沈清秋的转世,一样的灵魂却是不一样的人。他回到了从前那片桃林,昔日灼灼桃林已然成为废墟。他呆愣的看着这一片废墟,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独一的师尊终究再也回不来了。"滴答"一声,是眼泪在流。

六:洛冰河睁开眼,入眼的是大朵大朵绚丽的桃花,一个人,青丝,青衣,青衫,正专注着欣赏美景,感觉到他的来到,回过头对着他一笑。他对他说:"冰河你来了,我很喜欢这里"。他无数次想过这样的场景,他以为再也不能实现了,他觉的自己的眼角涩涩的,他看着他的师尊对着他伸出手,温柔的对他说:"冰河 我们一起走吧"。似乎来自虚无的话语却是洛冰河此生再也无法触摸的美好。他轻轻的说:"好"

会做梦,也是好的。

——我是完结的分割线——
小可爱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点个爱心吗😘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