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常

摘抄

你喜欢田野,但我愚笨,只能植荒十年,换得一时春生

随笔

*八月七号下午写的随笔(现在才发出来)
  几棵树零星的立在那里。那里是块高地。我看不见地上的小草,却能隔着树叶的掩绕,望见油画般的天空。今天的天空罕见的有着两种颜色,蓝和白并不是模糊在一起的,而是层次分明的。但是颜色间的边线却是混杂的,树木的顶端是白色的,因为那里有着有着奶白的颜色映衬。树木的主干却是晦暗的,蓝色明明是清新的颜色,却不知为何让树木主干变得昏暗无比,也许因为光线的原因,树叶都变成了黑色,就像打翻了墨水一般。黑是黑,蓝是蓝,无端的生出一种诡异。然后天空又成了白色,在树根部那里的树叶是一种灰灰的暗色,说不清是什么颜色,只得这般形容。背景是白色的,这两种颜色却奇妙的有些融合,让人实属有些摸不着头脑。天高任鸟飞,因为失败考级而沮丧伤心的心情也似乎在这莫名风景的影响下明朗起来。

女孩与我与猫


我在一个古朴的山村出生。山村绕着一条小河建立,不大,却很祥和,在两河的对岸,有一座年代久远的小桥。听村子里长寿的阿婆说,这座古桥已经很老了,她还没有出生时,就已经早早存世了。

古桥上布满了青苔,湿湿嗒嗒的盖满了整座桥梁。村子里的能工巧匠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在古桥上方建立了一座紫藤花架。我喜欢在炎热的夏天来到这里,铺面而来的水雾混着凉爽的山风伴着紫藤花的紫色气味迎面而来,令我欢喜。


不知何时,有个女孩会每天在黄昏天色迷蒙的时候来到古桥。女孩有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带着一头白底黄斑奶猫。奶猫会在女孩身边喵喵交唤。但女孩会在温柔的抚摸奶猫的头后,驻足望向远方,眼睛却毫无神采,脸上无悲无喜,也没有半分色彩。

我每天都会偷偷的看着女孩,但我却一直这般看着她,懦弱的我不敢上前去与她说声问好。

后来,我下定决心要跟女孩成为朋友,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向她问好。但是女孩却没有在这天来到,我就一直傻傻地等啊等,终究没有在这等到她。


阿婆告诉我,女孩是居住在几里外小镇上的人,曾经在几个月前来到小山村一次,那只小奶猫是当时她送给女孩喂养的。但在不久后,我又再一次见到了女孩。这次女孩哭的很伤心,我看见她抱着的那只奶猫安静的躺在她的怀里,已经没有生息了。女孩不停的流泪,一直不断的对奶猫说着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然后她用颤抖的手将奶猫埋在了古桥边。在秀丽的夕阳下,女孩的背影却透露了出了一种令我心悸的决绝。我只能采集了一些野花,轻轻的放在了奶猫的坟前。


我明白,女孩只是我生命中一个特殊的过客罢了。而女孩的生命中却不会有我一丝一毫的痕迹。当然,我也不会忘记女孩清秀脸上一直存在于的青紫伤痕。
——完——

[冰九]戏子无情(上)

*我打算写上中下三篇
*喜欢就点个爱心吧

"沈公子似乎有些不大情愿啊"

偌大的会厅里只有洛冰河与沈九二人。洛冰河此时正笑着,笑的漫不经心,笑的肆意,眼中透出的凉薄却令沈九心悸

"洛公子包下了我的场子,是贵客,既然是贵客,沈九哪会有什么不情愿了"

洛冰河看着沈九,他还是跟从前一样,经常笑着,只是这笑意不到眼底罢了。他挥挥手,示意沈九坐在自己的对面。

沈九很讨厌这样,好像自己只是一个玩具,挥之即来呼之即去。更何况还是洛冰河这个小畜生,他脸色青了又白,却没有办法。即使自己是名动京城的戏子,却还是没有自己的选择,自己不过是他们富人贵人的一个消遣物而已。

洛冰河没有说话,只是悠闲的品着茶。茶香飘荡在会厅,沁人心扉。沈九有些烦躁,他摸不清这个人,他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的说到:
"小畜生没想到你命这么大,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人不仅没死,还摇身一变成了年轻的少年丞相。他忆起以前对洛冰河的所作所为,惊出一身冷汗。他沈九什么都不稀罕,只是这条命他攥的紧紧的。这条命是他混着血和泪从满是泥泞的地里挖出来的。他自己都舍不得,何况是别人

洛冰河却突兀的笑了,他笑的毫不在意,他笑出了泪来,然后又突然正色,他慢悠悠地靠近沈九,捏起他的下巴,在他身边轻轻耳语,宛如亲密恋人之间的耳边私语。只是说出的话却令沈九惊悸,他的话语带着满满的恶意,寒冷,使他如被一丝丝一缕缕的冰霜缠绕。直到洛冰河悠然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他才缓过神来。

"师尊,以前待我那般好,我一定会好好的回报师尊的"。

他恶趣味地加重了"好好"两个字,又在他离去时,逆着光模糊不清的说到
"我明天还会来光临沈公子的"

恍惚了沈九的心。
——上篇完——

[冰秋]童年

*洛冰河个人向
*短小
  洛冰河又做梦了。
  他看见自己的母亲在寒冬腊月的时候无限轻柔地抱起了自己。穿着单薄衣衫的妇人,明明已经瑟瑟发抖,脸色青白,却还是把自己的破旧衣服撕下来裹住了他,将他紧紧的抱住,给予他更多温暖。
  他的母亲只是一个洗衣的妇人,平常只能勉强温饱,自己也因为常年劳苦而体弱多病,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收养了他,给了他一个家,即使只是一个四处漏风的茅草屋。茅草屋不大,却是洛冰河童年生活幸福的全部。他的母亲总会用温柔的目光包裹住他,就像在那条寒冷冰河旁的目光,给予了自己生的希望。
  后来她走了,他的母亲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却一碗热粥都没有带来给母亲。他记得当时自己是多么的无助懊悔。年幼的他在母亲咽气的那一口就知道,自己的童年早早过去了。
——完——

[冰秋]小鬼

*有ooc
*喜欢就点个爱心吧(●'◡'●)ノ❤

小鬼没有记忆,四处飘荡,在很多年后,有了属于自己和大鬼的家

沈清秋是个鬼,从他有记忆开始,他就飘荡在这个宅子里。宅子废弃了许久,青色藤蔓遮掩缠绕着这里,还有时不时的乌鸦从宅子上方嗖的一下略过,发出几声凄厉的惨叫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他只知道他与外面的那些人不一样,直到听到有人说这里是个鬼宅,这里有鬼时,他心想:原来我是个鬼啊。

沈清秋还是不知道鬼到底是什么,他就跑去偷了人界的一本书——《鬼的自我修养》。结果,书没有看到,他却先懂得了怎样吓人。在他偷书时,从上帝的视角来看,竟然是一本漂浮在空中的书。路人当时被惊地四下逃脱,一边跑一边大叫着:有鬼啊。他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终于知道别人看不见他,惧怕他

沈清秋从此开始吓人。他喜欢吓结伴而来的一男一女。每当男生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怕鬼,会保护女生时,却在自己吓他们的时候,跑的比女生还要快时,他总会乐的拍手叫好。但时间一久,他却没来由感到孤独,他觉的自己一个人似乎是有点太惨了。于是,他等啊等,终于等来了一个小鬼

小鬼很小,穿的很破旧,却生的一幅好相貌。他正怯生生的看着沈清秋,手不自主的攥紧衣角。沈清秋很无奈,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小鬼抢了先,弱弱的说到:"我叫洛冰河,你可以当我师傅吗?"。他没有回答,只是飘然地说到:"小鬼,既然你来到我这,就是我的人了,以后我会教你吓人的技巧"。于是,小鬼就被教坏了‼(•'╻'• ۶)۶

洛冰河喜欢叫沈清秋师尊。
于是,这就是他们互道晚安的方式。
"晚安,师尊"
"晚安,小鬼"

小鬼跟其他小鬼不同,他会像人一样长个子,起初沈清秋微微有些担心,怕小鬼因此出什么事,结果,小鬼在长到比他高一点的时候,就不再生长了,他一颗沉甸甸的心终究是放下了

沈清秋从未想过有一天,小鬼会跟他表白。他愣住了,看着小鬼羞红的脸,他垂目思索,不知道该怎么办,却被小鬼误以为他不愿意,小鬼很伤心,他冲上去,抱紧了沈清秋,"师尊,我真的好喜欢你"说着说着就开始小声啜泣起来,沈清秋觉得自己虚无的心脏竟开始微微难受,他回抱住了小鬼,"小鬼,别哭了,师尊喜欢你"

当天晚上沈清秋终于再次感受到了自己老腰的存在[嗯,你们懂得]

从此,小鬼与大鬼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吓人[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完——

沙雕脑洞

如果九妹和冰哥互换了身体,那他们那个的时候谁会在上面,九妹身体的洛冰河吗?Σ(゚∀゚ノ)ノ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y▽ ̄)~*捂嘴偷看]

[冰秋]念之

*第一次写文
*不喜轻喷
*我取的什么沙雕题目,写的什么沙雕文

  清风拂过,吹的竹叶沙沙作响,吹的两人衣袂翻飞。洛冰河紧紧的抱住沈清秋,像是要把他深深圈入自己的骨髓里,他低着头看不清神色,有什么湿润的东西顺着沈清秋的脖子消失不见……

  一:漫无边际的冷,一丝一丝的缠绕着洛冰河,他如坠冰窖,眼前浮现一抹温柔的青影,他一挥手,想抓住它,却只是牢牢地抓住一片虚无。

  时间回到以前,清静峰上景物如从前一样,只是人却生出了几许不同,比如,沈清秋那满头的青丝悄然成了白发

  人来人往的小街上,洛冰河被甜腻的糖塞了一个满怀,他呆愣住,只能从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沈清秋瞧见他这副模样不禁笑了起来,问到:“好吃吗”洛冰河却是抓住了那只瓷白如玉的手,眉眼弯弯的说到:“师尊给的我都喜欢”。沈清秋老脸一红,慌张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心想:这孩子怎么又这样[( ̄y▽ ̄)~*捂嘴偷笑]

  二:沈清秋曾经无意间说漏过,自己喜欢洛冰河的笑。洛冰河眉眼弯弯,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时,是沈清秋最喜欢的模样。

  自此,洛冰河对着沈清秋总是笑着。他其实也是喜欢沈清秋笑的。他忆起以前在清静峰的时候,少年时的他小心翼翼藏起自己的小心思,装作自己是不小心撞入沈清秋的怀里。他喜欢沈清秋的怀抱,一直温暖柔和,带着一股好闻的气息,就像是雨后竹林间悄然流露出的青色气味。但他更喜欢沈清秋的笑容,每当与他撞个满怀时,他总会摸着他的头,对着他无奈却又宠溺的笑。阳光正好,微风抚过沈清秋如玉的脸庞,他的唇角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如春风一般让他沐浴在这令人迷醉的瞬间里。即使那只有一瞬,也足够令洛冰河感到心碎

——我是刀的分割线——(๑•॒̀ ູ॒•́๑)啦啦啦

三:清静峰的后山有一处观景的好去处。那里的落日最为壮丽,犹道是:青空围出酿胭脂

此刻恰逢夕阳西下,落日将青空渲染为温柔的霞色,大片大片的火烧云不急不缓的漫步在天际上。此时,洛冰河专注着眼前美景,沈清秋却有些不甚在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轻飘虚缈,他轻轻的靠在洛冰河的肩上,微弱的说到:“冰河,师尊真的好喜欢你”。语气也是轻飘的,似乎只是空气中的一缕气息。洛冰河却似乎明了了什么,骤然握紧了沈清秋的手,他颤抖的说:“我也好喜欢师尊”。沈清秋勉强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断续断续的说着:“冰河…我…爱你,你要好…”。话语终究是断裂了,洛冰河茫然的瞪大了眼睛,感觉肩上的重量一瞬间变得虚无,他知道,自己心上的全部,最终还是散了。他不敢望向他的师尊,他怕看见怀中人紧闭的眉眼,他只能将怀里的人圈的更紧。

四周似乎都寂静下来,他最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只余残晖倒映在他湿润的眼中……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四:洛冰河觉得他早因知道,他的师尊年少时根骨受损,修炼至金丹已是不易,他为何还要奢望了。只是,一切都没有征兆。

洛冰河曾经幻想过,他那似水的师尊配上桃花会是一幅怎样的奇画。他每每勾勒这幅场景时都不敢也不能画出自己师尊的如画眉目。于是,他真的种上了一片桃花,期望在它成为一片灼灼桃林时,为自己师尊的眉眼再添一笔新辉,他想让自己的师尊开心。可是他的师尊再也不能等到桃花了。

五:在他师尊逝后,他遇见过很多沈清秋的转世,一样的灵魂却是不一样的人。他回到了从前那片桃林,昔日灼灼桃林已然成为废墟。他呆愣的看着这一片废墟,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独一的师尊终究再也回不来了。"滴答"一声,是眼泪在流。

六:洛冰河睁开眼,入眼的是大朵大朵绚丽的桃花,一个人,青丝,青衣,青衫,正专注着欣赏美景,感觉到他的来到,回过头对着他一笑。他对他说:"冰河你来了,我很喜欢这里"。他无数次想过这样的场景,他以为再也不能实现了,他觉的自己的眼角涩涩的,他看着他的师尊对着他伸出手,温柔的对他说:"冰河 我们一起走吧"。似乎来自虚无的话语却是洛冰河此生再也无法触摸的美好。他轻轻的说:"好"

会做梦,也是好的。

——我是完结的分割线——
小可爱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点个爱心吗😘

多年前未完成的画算是我的巅峰了,我这双手不争气啊
0  0
  A